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气雾栽培网•太圃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查看: 2866|回复: 9

[都市职场] 长篇连载《官梯》第三期(20-29章)

[复制链接]

22

主题

68

帖子

153

积分

注册会员

Rank: 2

积分
153
发表于 2018-2-7 08:45:4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第二十章  快点放开我

  李凤妮一声不吭的切着菜,实际上她的心里很矛盾,她一直在想要不要将自己听到的告诉丁长生,虽然和这个小伙子接触的时间不长,但是她感觉到这个孩子对自己很好,而且对自己越来越依赖,不禁回头看了一眼正在帮自己烧火的丁长生。  br>

    丁长生这个时候也在看着李凤妮的背影,虽然衣服已经洗的发白了,但是很干净,这样的女人是真正的持家的女人,就像是自己的母亲一样。

    “凤妮姐,你今天怎么不高兴啊,我是不是得罪你了”。丁长生小心翼翼的问道。

    “没有啊,我没有不高兴啊”。

    “凤妮姐,你要是有什么不高兴的事你就告诉我,我现在是警察,能帮你,我谁都不怕,谁要是欺负你,我就把他抓起来”。第二个信誓旦旦的说道。

    “没有的事,哎,二狗,你为什么对我这么好啊?”厨房里很暗,但是正是这样黑暗的光线隐藏了女人的羞涩,能问出这句话,李凤妮也是需要勇气的。

    “因为,因为你很像我妈妈,我现在有时候很想她,但是我也知道,她不可能再回来了,所以我把你……”

    丁长生这话倒是真的,从那天晚上吃完饭之后,他心里就很想找个这样的女人做依靠,说来说去,他才刚刚满十八岁,在很多的家长眼里,这还是个孩子。

    丁长生不敢再说话,只是低头将一把柴禾又塞进了炉膛里。察觉到丁长生的情绪变化,李凤妮不禁回过头来,蹲在丁长生的面前,伸出还带着青菜味的手替丁长生摸去脸上的泪水,这已经不是第一次给他擦泪了,这让年纪大点的李凤妮心里很是难过。

    “你是男孩子,不哭啊,待会姐告诉你怎么回事”。

    “姐,怎么了,是不是出什么事了?”丁长生伸手抹了一把眼泪说道。

    “我昨天回去了一趟,听到王老虎 和陈标子在我家里算计,说是要设个局,让你输很多的钱,还说要去我家后院里放火烧柴禾垛,心里恨的慌,又不敢告诉我爹,你说这事该怎么办”。李凤妮说完也是一筹莫展,炉膛里的火光将李凤妮清秀的脸庞映的通红,丁长生忍不住伸手去摸那张脸,但是手到一半就被李凤妮给抓住了。

    “干什么,想占我便宜,早知道你这个小孩子人小鬼大,没安好心,亏我心痛你”。

    “不是,姐,凤妮姐,你是真好看,我忍不住想要摸一摸你的脸,我真的没有其他意思,而且,凤妮姐,我,……”

    “我什么我,快点烧火,我爸待会就回来了”。

    一句话将丁长生剩下的话给堵了回去,“凤妮姐,你刚才说什么,陈标子要干什么?”

    “刚才我说话你没听啊?”

    “没有,我光顾着看你了”。丁长生咧嘴一笑,摸了摸自己的头,很不好意思的说道。

    “小孩子家家的,瞎想什么”。李凤妮咤道。但是心里还是很美的,她也是一个女人,一个需要男人关爱的女人的,但是由于上完初中之后就在家里呆着,一直到嫁给王老虎,再也没有接触到过别的女人,所以对男人的唯一印象就是王老虎那样的,但是自从遇到丁长生这个年轻人,才知道原来和男人交往还可以这么无拘无束的。

    “我说的是真的,真没有听见,凤妮姐,再给我说一遍呗”。丁长生站起身,来到李凤妮身边,两只手挽住了李凤妮的手臂左右摇晃着央求道。

    “快点放开我,待会让人看见不好”。

    “姐不说,我就不放开”。丁长生察觉到李凤妮并不会生气,他是打蛇随棍上,一直赖到底。

    “好好,我说,松开我”。

    当听完李凤妮的话时,他没有生气,反倒是觉得这事是一个机会。

    “姐,你还喜欢王老虎吗?”

    “唉,这事,姐嫁给他本来就是爹的意思,我是一天也没有喜欢过他,我原本也是想好好过日子,农村人,什么喜欢不喜欢的,什么爱情不爱情的,凑合过一辈罢了,但是他是吃喝嫖赌全占全了,最可恨的是,有一次还将在外面找的小姐带到家里来,把我赶出去让那个小姐睡在了我的床上,我想离婚,但是顾忌到爹的颜面,我不能让爹难堪”。

    “这个王八蛋,我一定会好好收拾他,你放心,姐,这一次啊,我让他丢人丢到姥姥家去,让他彻底滚出芦家岭,你以后就好好过日子,再也不要想他了”。

    “我原本也没有想过他,我昨晚回去想拿几件衣服,没想到他居然能干出这事,我爹待他不薄啊,你看看这后院的柴禾垛这么近,一旦着了火,就会把我家也给烧着,真是丧尽天良,喂不熟的白眼狼”。

    “姐,你放心这事交给我了,你不用管了,我保管替你好好教训他”。

    “不行,你打不过他的,你还是向你们领导汇报吧”。
太圃引爆农业革命

22

主题

68

帖子

153

积分

注册会员

Rank: 2

积分
153
 楼主| 发表于 2018-2-7 08:48:01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二十一章 还有什么事

    以前在学校里,丁长生也有自己暗恋的女孩,但是对于怎么样哄女孩子开销,丁长生还不太懂,虽然他仙子是最渴望的就是在一个女人身上得到像在田鄂茹身上那种感觉,但是现在来看,如何让女孩子对自己倾心才是最重要的。

    得到李凤妮的关心,无疑使他信心大增,本来他是想告诉自己的领导,埋伏在李建设家的后院,将前来放火的人一网打尽,即便是判不了刑,也会让他们以后在芦家岭没有立锥之地。

    但是随后发生的一件事使他改变了自己的计划,他要用另一种方式给李凤妮报仇,这也是一个男孩子对自己倾心的女人的一种表达,他想帮她。

    “你就是丁长生,外号叫丁二狗?”一个戴着墨镜的男人将即将出门的丁长生拦在了村委会里。

    “是啊,你是谁,有什么事?”

    “没有其他事,这是一个人让我交给你的东西,请打开看看”。龙叔看了看丁长生,他实在是想不通小姐为什么会将这一百万给这个毛没有长齐的毛头小子。

    “这是什么?”丁长生没有见过支票,但是看到上面盖着几个章,一看数额,反正前面是一个一,后面好几个零。

    “这是支票,一百万,它是你的啦,拿着到银行就可以兑换成一百万,见票即付”。

    丁长生抬头看了看这个男人,他想起来了,想起那个在寒风里独自离去的女人,看来她到家了,果然是一个守信的人。

    “还有别的信件或者口信吗?”这是丁长生心里渴盼的,他虽然知道这是不可能的,但是还是忍不住要问一下。

    “没有,只有这些”。

    “好,我知道了”。

    龙叔很好奇的看着这个男孩,心里很是奇怪,手里草着这一百万,表情上却看不出有什么激动,真是搞不懂这个男孩和小姐是什么关系,摇摇头,就想离去。

    “先生,等等,我还有件事”。丁长生说道,龙叔心里叹了口气,他这辈子杀的人太多了,可是这是小姐的意思,如果他再问其他的,那么自己只有杀了他,他的拳头不禁攥紧了。

    “还有什么事?”

    “大叔,一看您就是常在江湖上行走的人,肯定见多识广,有没有一种眼镜能看透对方的牌,我在电视上见过,能透视的那种”。

    龙叔心里不由得松了口气,原来这小子想作弊赌博。

    “你要这个东西干什么?

    “没事,就是问问,我觉得这些东西很好玩“”

    “我回去可以给你寄来,而且还是隐形眼镜,戴上别人根本看不见”。

    “那敢情好,这对我很重要,谢谢您。

    “年轻人,有钱了也不能赌博,更何况是作弊,小心查出来挖了你的眼”

    “没事,我就做一次,不会有事的,”龙叔摇摇头转身离开了,这一趟的任务完成的还算顺利。

    乡政府书记办公室里,田家亮和寇大鹏相对而坐,两人都没有说话,一个劲的抽着闷烟,谁也不愿意先开口。原因就是昨天的县政府经济会议。

    临山镇很特别,虽然是叫临山镇,但是叫乡长不叫镇长,原因就是前几年要撤乡改镇,可是审核来审核去,由于经济总量上不去,只能是叫乡,可是临山镇已经叫出去了,老百姓也就习惯叫临山镇了。

    今年的全县经济会议一开,临山镇又是倒数第一,升镇无望了。

    “老寇,我考虑了,咱们临山镇再也不能这样了,这样下去我们两个人真的就要老死在临山镇了”。

    “我也没有办法呀,反正咱这里的情况就这样啊,在发展能发展成什么样啊,要能源煤能源,要资源没有资源,我是一点招也没有”。

    “那也不能这样下去啊,你是乡长,主管的就是经济,我们乡发展不上去,我有责任,但是主要还是你这个乡长的责任”。田家亮心里不痛快,所以说话就有点无遮无拦。

    “你什意思,我难道不想发展经济,田家亮,这要是你能发展经济你还窝在这里,你是这临山镇的一把手,你看看你干了什么,还说我,你凭什么说我?”寇大鹏奎不示弱。

    两人在办公室里大吵一通,不欢而散。回到办公室里,寇大鹏将领带一把扯下来扔在了沙发上,气喘吁吁的样子好像是刚刚斗完的公鸡。

    “表叔,生气呢,谁惹您生气了,给大侄子说,我替你灭了他”。

    “滚,你来干什么,哪凉快哪呆着玩儿去”。寇大鹏一看是丁长生探头探脑的进来了,浑身气不打一处来。

    “表叔,火气大了伤肝啊,我这不是向您汇报好消息的嘛,那事摆平了”。

    “什么事啊?”寇大鹏生气的说道。

    丁长生回头看了看,然后关上门,走近寇大鹏说道,“表叔,你怎么这么健忘啊,田鄂茹的事”。

    “恩?摆平了?”

    “是,没事了,不过我还有一个好消息要告诉您,您听了准保高兴”。

    “什么事?”

    “是关于田书记的,你想不想听”。

22

主题

68

帖子

153

积分

注册会员

Rank: 2

积分
153
 楼主| 发表于 2018-2-7 08:50:37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二十二章  告诉了寇大鹏

    人都是有欲望的,如果说以前的丁长生只是想找个地方混口饭吃,那么有了龙叔送来的一百万后,他的内心开始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因为他始终忘不了那个离开郴子峪的早晨在山上喊得那句话,他要过人上人的生活。

    他不再想杨凤栖是谁,他想忘记这个女人,虽然他一直在心里将这个女人当作梦中情人,他可以不在乎她是否干净,他也不在乎她有孩子,但是现在他发现有的人,他是不能惦记的,虽然没有表现出来,但是想到龙叔那双阴冷的眼睛,他就禁不住要打寒战。

    有钱了并不一定有地位,这是中国几千年来的现实,在古代,商人有钱,但是地位却比不上一个老农,虽然现在中国有很多富翁,他们的钱很多,可是不知道哪一买在权力的面前都会被扒的精光,所以有钱并不一定有实力。

    “这些钱,是我起步的天梯,我要用这些钱给自己搭一架通天的梯子”。丁长生这样想到,于是他开始想到了投资,这个投资不是做买卖,而是人情的投资。

    “你说什么,田书记,哪个田书记?”寇大鹏一时没有转过弯来。

    “还有哪个田书记”。丁长生用手指了指楼上。

    “你个小屁孩,不要瞎惹事,他可不是你能惹得起的”。寇大鹏一脸的不悦,刚刚被田家亮训了一顿,这会正生气呢。

    “表叔,我说的是真的,你听我说……”于是丁长生将在芦家岭晚上看到的那一幕告诉了寇大鹏。

    “嗯?你说的是真的?”寇大鹏眯起了双眼看着丁长生,直到将丁长生盯得心里有点发毛,他才意识到今天这事做得过了头,虽然自己是好心,可是他忘记了眼前这位寇大鹏乡长也干过这样的事,同样也是被自己逮住了,为什么领导干这样的事总会被自己遇见呢,这里面会不会存在跟踪领导的意思。

    “表叔,我对你可是忠心耿耿的,这事我谁都没有告诉”。

    “你说的是真的?”

    “当然是真的,我发誓

    “行了行了,不过我很好奇了,为什么领导干点什么坏事都会让你给碰上呢,你是不是诚心的?”

    “表叔,你说这话我可就冤枉了,我这可是为你好,你要是能当上咱们临山镇的一把手,那我以后还不得跟着你吃香的喝辣的的,我以后就是你养的一条狗,你让我咬谁我就咬谁”。丁长生馅媚的说道。

    “你小子,这事都敢想,有前途,好好干,我不会亏待你的”

    “嘿嘿,我听表叔的”。

    “哎,对了,你田姐那事做的怎么样了?”

    “表叔,我说句你不爱听的话,你别生气”。丁长生看了看寇大鹏的脸色说道。

    寇大鹏点点头,没有说话。

    表叔,你现在正是如日中天的时候,我觉得你要是能当时临山镇的书记,至少能子啊正县的位置上退下来,我虽然不知道你和田姐因为什么事,但是我认为既然她不来找你,你将计就计,不要再去招惹她了,小不忍则乱大谋啊,你要是能向上升,什么女人找不到,我说的不好,反正就是这个意思,表叔,你凑合听吧”。

    寇大鹏愣了一会神,不禁抬头看着丁长生,那种专注的神情都忘记了手里还点着烟呢,直到烟的温度将他烫醒了才回过神来。

    “你小子,行啊,不错,你说的不错,人生的最大幸福莫过于和情人和平分手啊,哈哈哈哈,丁长生,你很不错,我好久没有和人这么聊过天了,怎么样,今晚跟我回家喝几杯”。寇大鹏一时激动,居然能激请丁长生去家里坐坐。

    “哎呀,那敢情好,我也没有见过表婶呢,你下班后我来找你”。丁长生打躬作揖的出去了,寇大鹏盯着房间的天花板自言自语道,田家亮,你不要怪我,要怪就怪你命不好,偷个情都能被一个二流子看到,你真是太背了。想起来,他不禁又为自己的好运气感到庆幸,这个丁长生用好了,还真是一个人才,他又想到,自己在以后的晋升之路上,有时候还真的少不了这样会使下三滥手段的人,所以,他对丁长生的兴趣又增加了一分。

    “你什么意思?”田鄂茹看着面前的一大堆补品问丁长生道。

    “田姐,我都知道了,你不要苦着自己,这是我自己的钱,和任何人都没有关系,女人坐月子是很重要的,特别是小月子,弄不好是要落下后遗症的”。丁长生脸上一点表情都没有,有的只是诚恳和关心。

    “你知道什么?”田鄂茹看着丁长生,想从他的眼睛里看出别的什么东西,可是她失望了,丁长生的表情完全是丁长生一个人的意思。

    “田姐,我什么都不知道,我只知道,这是我该做的”。

    “你该做的,什么事是你该做的,丁长生,你想买点这些东西就把我打发了?”田鄂茹冷笑道。

    “那,田姐,你说个数,我能重得起的我都会给你”。丁长生说这话有点心虚,但是男人的面子还是要的。

    “真的?”田鄂茹站起来,看了看户政大厅里,没有任何人,她拍了拍丁长生的脸,“我要你随传随到”。

    说完,田鄂茹重起东西锁在了自己的柜子里,扭着性感撩人的屁股出去了。

22

主题

68

帖子

153

积分

注册会员

Rank: 2

积分
153
 楼主| 发表于 2018-2-7 08:53:15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二十三章 我的钱买的

  丁长生一下子瞪大了眼睛,他想不通这是为什么,在他看来田鄂茹虽然失身过寇大鹏,但是她有一个好工作,而且还有一个好丈夫,实在想不不通这是为什么。

    奶奶个腿,这下子完了,老子算是绑在了这个娘们的床上了,这可如何是好,想想霍吕茂腰里时常别着的那把枪,丁长生不禁打了个寒战。

    在下班之前,他去了一趟县城,在唯一的一家珠宝店里买了一根项涟,花了他四千多,他从来没有想过这一百万该怎么花,不过他知道,有些投资那是必须花的,所以这条买给寇大鹏媳妇的项链,他一点都不心痛,终有一无杖花出去的这些钱都会在寇大鹏的身上得到十倍百倍的回报。

    “表叔,你是乡长啊,怎么住在这地方”。下班后,丁长生跟着寇大鹏回了家,但是下车后,一看寇大鹏住的地方,真是配不上乡长的范啊,一个很平常的小院子,三间瓦房,里面也没有任何的装修,很朴素的一个地方。

    “这是租来的,我家在县城”。寇大鹏说道。

    “回来了,快准备下,吃饭了”。这个时候屋里出来一个妇女,看到这个女人,丁长生不禁要骂寇大鹏为什么在外面找女人。

    这个美丽妇人的身影出现在厨房门口,妇人看上去三十五六岁,脸色白净,皮肤细腻,看上去标准的一个良家妇女,妇人上身穿着一件粉红色的紧身毛衫,下身一条黑色的筒裤,一双平跟拖鞋也没有掩饰住她的傲人身高,胸前高高鼓起,成熟女人的魅力尽显无遗,丁长生一看,心头一颤,妈的,这个女人比田鄂茹还要有魅力,不知道为什么寇大鹏放着一个这么美丽的女人在家里不用,还要在外面找田鄂茹这样的女人呢。

    想来想去,或许真的是家花不如野花香吧。

    “这是我表婶吗,表婶好”。丁长生该有的眼色还是有的,于是上前问好。

    “表婶?大鹏,这是怎么回事啊,他是?”

    “馨雅,这是丁长生,他是我表侄子,梆子峪的,以前不知道,最近才联系上,今天过来和我们一块吃饭”。寇大鹏解释道。

    “哦,是吗,快进来吧”。赵馨雅点点头,露出一口洁白的牙齿,煞是好看。

    “表婶,我第一次来,也不知道给您带什么,这是一条项涟,送给你吧”。

    “哦,你小子哪来的钱,是不是又去偷了”。寇大鹏一声惊愕,他首先想到的不是丁长生偷得,而是丁长生拿了自己五千块钱买的。

    “哪能啊,表叔,这是我的一笔意外之财,今儿个孝敬表婶了”说着,丁长生拿出项链递给了寇大鹏,“表叔,你给表婶戴上看看合适不?”

    寇大鹏暗赞这小子会做人,于是接过项链要给赵馨雅戴上。

    “大鹏,这不合适,小丁才工作几天啊,买这项链不知道花了多少钱呢,我不能要”。赵馨雅推辞着。

    “让你拿,你就拿着,二狗不是外人”于是赵馨雅在半推半就间将项链戴在脖子上,在屋子里的灯光下,项链上闪闪发光,傲视好看。

    “谢谢你了,小丁,你们坐,我们这就吃饭”说完就去厨房忙去了。

    “你小子,这是不是我的钱买的。”

    “你的钱,什么钱啊,表叔,我什么时候要过你的钱?”丁长生笑嘻嘻的说道,这个更加使得寇大鹏认定这是自己的钱买的,不过也好,终究是回到了自己家里,于是一笑,抬起手给了丁长生一巴掌。

    “你小子,狡猾。”

    “呵呵,都是表叔教诲的好,,。

    “哼,不过,老田这事还真得好好琢磨一下,一般这样的事情一出,肯定第一个怀疑对象就是我,因为只要田家亮一走,我是最大的得益者,这可有点难办啊”。寇大鹏揪着额下的一根毛说道。

    “这事交给我,跟您一点关系都没有,不过,表叔,这件事要是成了,我有个要求”。

    “什么要求,事还没办就开始提条件”。寇大鹏不悦的看着丁长生说道。

    “我不想干警察了,我想进政府,跟着你干,怎么样?”

    “你个小屁孩,连个学历都没有,跟我干什么?你能干什么?

     “我什么都能干,至于学历吗,那还不是一句话的事,我去省城买个证不就完了,我看我们县城里也有很多办证的广告”。

    “哈哈,你小子是不是疯了,这事能闹着玩吗?”

    寇大鹏觉得丁长生这小子是个人才,胆大心细,不过就是没有学历,还有就是过于年轻,心里也有点犯愁。

    “爸妈,我回来了”。这个时候,院子里一个女孩的声音传了进来。”

22

主题

68

帖子

153

积分

注册会员

Rank: 2

积分
153
 楼主| 发表于 2018-2-7 08:59:40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二十三章  我闺女回来了

“哎哟,我闺女回来了,快点洗手,要吃饭了”。 寇大鹏转脸笑道。

    “嗯,爸,有客人啊?”

    “也不算是客人,这是你表哥,叫丁长生,对吧”。寇大鹏转脸问道。

    “对对,也叫丁长生,不过叫我大名的不多,都叫我丁二狗,小妹妹,你叫啥都可以。

    “嘿嘿,丁二狗,还有叫这名的,真是好玩”。丁长生看看寇大鹏又看了看这个十五六岁的女孩,真的不像是寇大鹏的,这个女孩随她妈妈,和赵馨雅长得很像,一看就是个美女坯子,别看现在穿着一身校服,如果脱了校服,穿上其他的时髦衣服,一准好看,丁长生心里想着。

    “寇莹莹,不能这么没礼貌,要么叫表哥,要么叫长生哥”。这个时候赵馨雅正好端着菜出来,就说了女孩一句,丁长生这才知道这个女孩叫寇莹莹。

    “妈,我可没说什么,是他自己说的,是不是二狗哥”。寇莹莹吐了吐舌头说道。

    “你看,这孩子,是不是欠收拾了”。赵馨雅板起脸训道,而寇莹莹吐了吐舌头,扮个鬼脸回屋子里去了。

    “小丁,你不要生气,这丫头就这样,没大没小的”。

    “表婶,没事,大家都这样叫我,我早就忘了自己原来叫什么,呵呵”。丁长生一阵傻笑的说道,这样子使得赵馨雅心里对这个年轻的小伙子好感更增加了几分。

    “莹莹是不是在镇上的中学读书啊?”

    “是啊,读初三了,明年就小升初了,整天只知道玩,学习上不去,头疼啊,你表婶是学校的老师,这也不管用,学习成绩就是上不去”。

    寇大鹏端起一杯酒,很是郁闷的说道。

    这个时候寇莹莹和赵馨雅都坐到了桌子边上,一听见当着外人的面说自己,寇莹莹不高兴了,“爸爸,你放心,我考高中一点问题都没有,安心吃你的饭,喝你的酒,我的事你就不要操心了”。

    “你爸爸能不操心吗,我这个老师都没有教好你,我现在都没有脸去教别人了”。赵馨雅给寇莹莹类了一口菜说道。

    “你们,你们还让不让人吃饭,哎,妈,你发财了,这条项链很漂亮啊,谁给你买的?”

    “小孩子不要瞎打听,吃你的饭”。赵馨雅脸一红说道,刚才忘了摘下来了,让眼尖的女儿给看见了,难堪的是送项链的人还在呢。

    “莹莹是吧,我觉得你很聪明,我觉得你可能是学习方法没找到,要是让我辅导你几个月的话,考个市重点高中应该没问题”。丁长生一看寇莹莹盯在了项链上,而赵馨雅尴尬的表情说明了一切,她并不想让人知道。

    “什么,吹牛吧你,还市重点高中,你要是能让我上县重点高中,我爸妈就能给你磕头了”。寇莹莹口无遮拦的说道。

    “你这孩子,怎么说话呢”。寇大鹏首先不悦了,他现在想,今天带这个家伙到家里来是对还是错呢,不过这家伙搞关系还真是有一套,片刻间就让家里人都对他产生了兴趣。

    “莹莹,你知道我以前是干什么的吗?”丁长生自己类了口菜,边吃边说道。

    “干什么的,难不成你还是个天才?”

    “天才倒不是,海阳一中你该知道,就是咱们县重点高中,我是去年退得学,从高一开始,我就是全年级第一,一直保持到我退学,你可以需打听一下,看看我是否吹牛”。丁长生说的很严肃,好像那是一种很值得的尊敬的过往,这个时候赵馨雅和寇莹莹都停止了一切的动作,怔怔的看着丁长生,虽然知道丁长生是个二流子,但是对于丁长生以前的事,寇大鹏也是知之甚少。

    “那你为什么不上学了呢?”寇莹莹弓弱弓的问道。

    “去年那场泥石流,我爸妈都遇难了,一下子我家的天就塌了,也没有人管我了,所以我也就不上学了,本来我是可以考上北大清华的,但是现在,什么也没有了,多亏表叔帮我,我这才有个地方吃饭,说句不好听的话,两个月前我还是一个走街串巷偷鸡摸狗的二流子呢”。丁长生说的很轻松,但是这家三人没有一个听得轻松,赵馨雅的脸色是关切之情,而寇莹莹则是一脸的崇拜,寇大鹏对丁长生这个过往的经历倒是第一次听说,不过他知道这个家伙的智商绝对不低,所以心里更加的决定要培养这个小子一把,把这家伙培养成自己的人,为自己的什途冲锋陷阵。

    “二狗哥,那你有时间教教我吧,我爸妈整天说我,嫌我的成绩上不去,我都烦死了,我要是能考上市重点高中,他们还不得疯了”。寇莹莹憧憬着。

    “呵呵,这没问题,只要叔和婶同意,我随传随到,学习还是有方法的,就看你能不能找到”。丁长生说完不再说话,就等着寇大鹏和赵馨雅表态,其实他心里想,你学的怎么样不重要,到时候就是用钱推,也会把你推到市重点高中去。

22

主题

68

帖子

153

积分

注册会员

Rank: 2

积分
153
 楼主| 发表于 2018-2-7 09:01:20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二十五章  自己接班人

    有些事情不是一开始就能想到结尾的,就像是丁长生接近寇大鹏一样,开始的时候谁也没有意识到这是一个好的或者是不好的开始,但是事实上,丁长生正在逐渐接近寇大鹏和他的家人。

    寇大鹏看着正在和寇莹莹聊得火热的丁长生,心里想,这小子真是个人才,自己要是好好扶植一下他,会不会成为自己将来的接班人呢。

    丁长生在和寇莹莹聊学校里的趣事,当然也离不开学习上的一些事,一切学习的新鲜方法即便是还没有经过实践的检验,但是作为老师赵馨雅也觉得可以试试,所以赵馨雅对丁长生的好感已经不单单是在那一根项链上。

    一时间,四个人,就有好几种不同的心思,而丁长生也在不停的考虑着今晚的收获,待会他还要赶回芦家岭,所以吃完饭也没有耽搁,直接坐寇大鹏的车去了芦家岭。

    今晚,他要做一件大事,前几天,终于如李凤妮说的那样,陈标子来找自己去玩牌,而那时侯,他要的隐形眼镜还没有来到,也不知道龙叔那个老头是不是忽悠自己,但是当自己真的重到隐形眼镜时,他好像是发现了一个新大陆,令他欢喜不已。

    他发现,这副眼镜戴上之后,不单单是能看透普通的扑克牌,就连麻将块都能看的一清二楚,而且第一次戴上之后,就到村里去转了转,这下差点惹祸,因为看到的人,几乎都和没有穿衣服一样,当看到李凤妮那美丽的酮体在眼前晃悠来晃悠去时,他差一点就忍不住了,于是为了掩饰自己档间崛起的尴尬,他不得不又装了一次肚子疼,一直在厕所里呆了很长时间。

    “虎哥,你说这小子会不会来啊,我总觉得这小子不是个善茬”。陈标子说道。

    “没事,标子,你小子是不是被吓怕了,以前也不是这样啊,这小子不就是一个披着狗皮的小混混吗,你还真怕了”。王老虎不满的说道。

    “虎哥,标子说的对,这事还真的小心点,甭管怎么说,这小子也算是在公家的人啊,要是惹毛了他,霍吕茂那里是不是说不过去啊”。刘麻子在一边也说道。

    “没事,都听我的,你们还是不愿来,我自己和他赌,我这几十年的经验了,还玩不过一个小毛孩子”。王老虎说道。

    “谁说我是毛孩子啊,这么大口气,也不怕风大闪了舌头”。丁长生提着一个方便袋进了王老虎的家,说实话,王老虎家里还真是家徒四壁,没有一点家的样,不用说,这家伙输的时候也不少。

    “哎呀,是丁警官来了,快进来坐,这话说的,我们说着玩的,哪敢说您呢,是不是虎哥”。陈标子看到丁长生进来,亚马站起来热情相迎。

    刘麻子没说话,但是这家伙眼睛好使,一看丁长生手里的袋子,眼睛一下子就挪不开了,那里面可是有大约十捆红色的票子,在电灯的照耀下,刘麻子看的很清楚,那是钱,这一样一看,这小子起码带来了十万左右,他不禁有点疑惑,丁长生这小子一穷二白的,前几个月还在偷东家摸西家呢,这什么时候成了有钱人了。

    王老虎还想说几句场面话刺激一下丁长生,可是被旁边的刘麻子用胎膊肘捣了一下,他这才顺着刘麻子的眼神看见了桌子上的方便袋里装的是什么。

    “老虎哥,我们怎么赌,是一个个来,还是一起玩,我这人不懂得怎么玩,我唯一会的就是赌大小,也就是谁的数大,谁就赢,当然了,你要是小愿意玩这么低级的游戏也就算了,我主要是看标哥的面子来的,是不是标哥”。丁长生看了一眼旁边坐着的陈标子。

    “是是是,虎哥什么没玩过,是不是虎哥,要不先让虎哥和丁警官玩玩,我们观摩一下”。陈标子朝王老虎使了个颜色,那意思是这么肥的一只羊,你不宰哥们宰。

    “好好,那我就玩玩,先说一下规则,每一把都必须亮牌,要是选择弃权,那对不起,就得掏一百块钱,如果亮牌后比大小,小的输两百块钱”。仗着自己多玩了几年牌,王老虎很托大,一下子将每把牌的筹码定这么高,这下使得刘麻子和陈标子都有点呼吸急促,心想,王老虎太心急了,不过这个时候正是王老虎兴致高昂的时候,谁也不愿意去触这个霉头。

    “为了公平起见,这是我带来的几副新牌,几位都是赌界的老前辈了,可以看看这几副牌有没有问题,其实这是在王寡妇的小卖店里买的,你们要是不放心,可以去小卖店再买几幅来”。

    “没问题,我们这里玩的牌也是在王寡妇那里买的”。陈标子折开了一副看了看说道

22

主题

68

帖子

153

积分

注册会员

Rank: 2

积分
153
 楼主| 发表于 2018-2-7 09:04:06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二十六章 立字为证

   丁长生坐在座位上,眼睛一动不动的看着陈标子洗牌,而王老虎点了一支烟,在烟雾缭绕中看着对面的丁长生,此时的丁长生在他眼里就是只肥的不能再肥的肥羊。

    “第一把,每人三张,交替发牌”。陈标子一边发牌,一边说道。但是谁都没有理他。

    丁长生装作很激动的样子,草过自己面前的牌,站起来草到屋角去看,一张十,两张s,这是一付很大的牌了,回到桌子上边看着对面的王老虎,仿佛是一个正在搏斗的公鸡,脸色潮红,一看就是一个赌徒的样子。

    “下面请亮牌”。陈标子目不转睛的说道。

    “我这次一定赢”。话没说完,丁长生一下子将自己的牌翻了过来。

    王老虎看了看对面的丁长生及丁长生的牌,不禁摇摇头,脸上露出一副轻蔑的神色,这真是一个菜鸟。

    接下来的赌盘简直就是一边倒的屠杀,直到丁长生将壹万元输光,这个时候陈标子和刘麻子坐不住了,纷纷要求王老虎退下,好让他们和丁长生玩玩,这真是一个美好的夜晚,但是上帝要是想让一个人灭亡,那么首先就是让他疯狂,而今晚的王老虎就是这样,壹万元,他已经很久不知道一万元是什么样子了,而这个任人宰割的菜鸟送上门来,原本是想让丁长生背一屁股债,没想到这家伙带来了真金白银。

    “不行,谁都不换,我把钱都输给他了,凭什么让他走,我得把我的钱赢回来”。丁长生情绪激动的说道,那个样子真是像一个输疯了的赌徒了

    “看到没,小是我不想下来,是丁小弟要翻本,好吧,还是我来”。

    “这样赌,没意思,这些钱是我爸妈留给我娶媳妇的,我这次一股脑倒出来,我们就赌一次,这次王老虎你要是赢了,这八万多全归你,我们就赌这一把,你看看你那里有什么值钱的或者是钱也行”。丁长生一下子做出一个让全房间里人都目瞪口呆的决定,一局定输赢。

    “这个不太好吧,再说了,我这里也没有这么多钱”。王老虎犹豫道。

    丁长生透过眼镜,看到只要先发给自己牌,那么自己这一次稳赢,这才是他孤注一掷的原因,而且前面麻痹了王老虎这么长时间,目的也在于一击必中。

    “虎哥这房子也值几个钱啊,就算是叁万吧”。陈标子在一旁帮腔道,其实他是眼红今晚的赌局,钱全让王老虎重走了,心里很是不忿。

    “叁万这破房子值叁万?你们蒙谁呢?”丁长生不同意。

    “那你说折多少?”王老虎晓有兴趣的看着丁长生。

    “最多,最多两万”。丁长生发了发狼说道。

    “好’“依你’两万’但是还有五万多。”王老虎皱眉说道,他本不想再继续赌,因为他老是感觉今晚太顺了,顺利的有点不同寻常。

    “再加上嫂子不就完了,反正那也是个没用的货”。刘麻子在一边笑嘻嘻的说道。

    “滚你妈的,你怎么不把你媳妇弄来赌”。王老虎骂道。

    “呵呵,我开个玩笑,虎哥,您哪能当真呢?”刘麻子笑了笑说道。

    “王老虎,你还赌不赌,不赌就算了,咱们后会有期”丁长生不再给王老虎任何机会,他准备一举击垮他的贪婪之心。于是手伸向了桌子的方便袋,里面是捌万多元的现金。

    “赌了,再加上我媳妇,八万,要是你认这个价,我们就赌,不认就算了”

    “王老虎,你媳妇是镶金的还是镶银的,能值得了五万元,你骗谁呢,现在黄花大闺女值多少钱,我告诉你,两万一个,你媳妇值五万,你还真能开得了口”。

    “你小子说什么呢,不赌就算了,我还不愿意呢”。王老虎气咻咻的说道。

    丁长生一下子定住了,用手挠着脑袋,一下子挠下来好几根头发,好像是下定了决心似的。

    “好好,赌就赌,拿纸笔来,,。

    “干什么?”王老虎眼一瞪。

    “口说无凭,立字为证”。

    于是,一张王老虎写的纸条就放在了桌子上,手里有一万的现金,房子折价两万,媳妇李凤妮折价五万,如果输了,这些都归丁长生。而如果丁长生输了,桌子上的那八万多的现金都归王老虎。

    “那好,现在开始发牌了”。等王老虎和丁长生都写完了,陈标子迫不及待的说道。

    “等等”。丁长生看着陈标子说道。

    “怎么了,反悔了,现在还来得及”。王老虎不屑的说道。

    “我有一个要求,这一晚上都是先发牌给王老虎,这一晚上都是我输了,这次我要求先发牌给我,否则,我不赌了”。丁长生说的很坚决。

    “丁警官,你是说我出千了?”陈标子脸色一变说道。

    “标哥,我信你,你不会这样做,这要是逮住可是要剁手指头的,我只是有这样一个要求,我想换换牌路”。

    “虎哥,你看?”陈标子看向王老虎。

    “好,就依着他,先发牌给他”。王老虎做出了一个让他后悔终生的决定。

22

主题

68

帖子

153

积分

注册会员

Rank: 2

积分
153
 楼主| 发表于 2018-2-7 09:06:54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二十七章 下次我一定弄死你

丁长生死死的盯住王老虎的牌,就目前来说,丁长生的牌绝对是大过王老虎的牌,但是谁都有打盹的时候,凡事不可以得意忘形,他要防止王老虎这样的老赌棍出老千。

    “王老虎,你先亮牌,你要是怕了我就先亮牌”。丁长生激将道,王老虎的牌早一点亮出来,风险就少一分,所以丁长生坚持让王老虎先亮牌。

    “好,我让着你,我看你小子还能蹦趾多久”。王老虎感觉很不好,眼睛不停的跳,这样的感觉使他失去了最后的耐心,所以一伸手将自己的三张牌一下子掀了个底朝天。

    “一张十,一张六,一张十二,虎哥的牌是二十八点,该你了丁警官”。陈标子说道,此刻他的心里也是紧张的发抖,虽然赌了十几年了,但是赌这样大的还是头一次,所以虽然不是自己赌,可是内心的激动还是免不了的。

    “慢着,将虎哥的牌拿到桌子中间来,免得待会出什么意外,还有,那张纸呢,拿过来,都放在桌子中间,谁都不许动,要是我赢了,这些都是我的了”。丁长生开始得意洋洋了。

    “快点开牌吧,你小子磨叽什么?”王老虎开始坐不住了,他心里隐隐感觉有什么地方不对劲,但是又说不出来,于是着急的吼道。

    “好,这是我的牌,大家看仔细了”。丁长生一下子将牌翻了过来。

    “啊,不可能啊,一张十一,一张十二,一张七,三十点,这,这,丁长生赢了”,刘麻子低声说道。

    “啊,这是怎么回事,标子,你怎么发的牌?”王老虎眼前一黑,伸手想将桌子上的字据抢回来,但是被丁长生抢先一步拿走了,连同那些钱一块给拿走了。

    “输不起咋的,愿赌服输,王老虎,你不是要反悔吧”。

    “反悔,老子反悔咋了,你小子毛没长齐就敢来阴老子,放下,把手里的东西都放下,不然的话,你别想出这个门”。

    “呵呵,阴你,我用得着阴你吗,发牌的可都是你兄弟,我怎么阴你,难道他们会和我串通一气吗,真是笑话了,其实呢,嫂子长得还是不错的,跟着你,可惜了,这以后跟着我嘛,我保管她吃香的喝辣的,你就放心吧,哎,对了,这屋子里东西,一样也不许动,赶紧给我滚出去,不然的话,我让派出所同事来清场”。丁长生说的斩钉截铁。

    “嘿,我还就不信了,我王老虎治不了你。”王老虎说着摸过板凳就要朝丁长生砸过去。

    “你治谁呢,你胆子不小啊”这个时候,一个彪形大汉推门进来了,正是寇大鹏的司机杜山魁,这家伙开车将丁长生拉到芦家岭,就被丁长生给拽住了,丁长生问过寇大鹏,这杜山魁是个司机不假,但是这家伙当过兵,一般几个人近不了身,所以拉他来当保镖,免得到时候被黑吃黑。

    “你是谁,少管闲事,不然的话连你一块收拾。王老虎喝道。

    “呵呵,王老虎你真是瞎了狗眼了,这是寇乡长的保镖,寇乡长是我表叔,你说说他能不管我吗,杜大哥,给这只老虎拔拔毛,这小子赌输了不认账。”丁长生一个箭步跳到了杜山魁身后藏了起来。

    “让开,不然的话我连你一块收拾喽。”望着面前的杜山魁,王老虎大发脾气,而这时候一看,自己的赌友陈标子和刘麻子都已经不见了。

    “来,试试”。杜山魁一动不动的说道。

    王老虎和杜山魁根本就不是一个等级的,没有两个回合,王老虎就被桂山魁给死死的掘在了地上,一只手被狠狠的绕到了背后,看那样子,不是一般的痛苦。

    “丁警官,你说句话,要我怎么样才放手?”王老虎嘶声裂肺的说道。

    “王老虎,你算计谁不好,偏偏要算计我,还要去李建设家后院点火,你真是活腻歪了。

    “啊,你都知道,谁告诉你的?”

    “这你就不用管了,今天你认不认输?”

    “认了,我认了,你想我怎么样?”

    “也不怎么样,明买去和李凤妮离婚,我把这破房子还你,你要是不去,也好,我看你是不是还有脸呆在芦家岭,老婆都被你赌给别人了,你还好意思出门吗?”

    “我去,我去,是不是陈标子告诉你的?”王老虎问道。

    “王老虎,你觉得问这有意思吗?你自己心里清楚就行了,何必搞那么清楚呢”。丁长生模棱两可的说道。

    “杜大哥,放开他,我们走,王老虎,我希望你记住今天的事,要是以后再在背后算计我,下次我一定弄死你”。丁长生脸色阴冷的吓人,就连在部队杀过人的杜山魁都感觉到了丝丝冷气。

22

主题

68

帖子

153

积分

注册会员

Rank: 2

积分
153
 楼主| 发表于 2018-2-7 09:08:37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二十八章  你是个真爷们

    杜山魁开车将丁长生送到村委会,丁长生并没有下车,而是将两千元抽出来递给杜山魁。

    “兄弟,你这是什么意思,咱哥们还用的着这个?”杜山魁眼一瞪说道。

    “魁哥,我没有别的意思,今晚天很冷,回去买点酒喝,等有时间了,我们再聚,今晚的事,谢谢魁哥了”。

    “兄弟,你客气了,不过说实话,今晚你真的把我吓坏了,我到现在都很纳闷,你怎么知道最后这一把牌能赢王老虎?”

    “其实,我也不知道,我就想赌一把,赌赢了,就是现在的我,赌输了,我就会离开芦家岭,离开临山镇,这就是我的打算,好在是我赌赢了”。丁长生又恢复了笑嘻嘻的没心没肺的样子。

    可是越是这样,杜山魁越不敢小看他,心里想,这样的人心够狠,以后如果不能成为朋发,也决不能成为敌人,这样的人就像是疯狗一样,不一定什么时候逮住你就咬一口。

    “呵呵,兄弟,你是个真爷们,我杜山魁佩服,反正要是换了我,我是不敢这样做。”

    “呵呵,魁哥你是个正经人,我呢,是一个小混混,所以我敢赌,。一辈子有很多事情得赌,如果没有赌。这辈子活的也没什么意吧”。丁长生说道。

    “哈哈,兄弟,我是服了你了,不过我是不行,没有你这样的胆量”。杜山魁说的是实话,谁敢拿十万元去赌,别说没有这些钱,就是有也舍不得。

    “魁哥,这身功夫给我表叔当司机可惜了,有时间教教我呗,让我能防身就行,我就是没有你这样的条件,要不然我也想去当兵了”。

    “当兵是好,但是没有关系没有钱,照样白搭,况且我这身功夫也不是在部队学的,我原来就会”。

    “是吗,那有时间的时候教教我。

    “我可教不了你,你要是真想学的话,我可以给你引荐一下我师父,看看你们有没有缘,说不定到时候会收你为徒弟呢,那到时候我们就成了师兄弟了”。

    “真的,你师父不会是个世外高手吧,我到很想见见他了。”

    “嘿嘿,到时候你就知道了,行了,我该回去了,过几天寇乡长不忙的时候,我带你去”。杜山魁说道。

    寇大鹏躺在床上,幽暗的灯光里看不到他的脸色。

    “你真得想让丁长生给莹莹辅导功课?”寇大鹏爱恋的抚摸了一把赵馨雅的脸,那里渗出了几个晶莹的汗珠。

    “试试呗,怕什么,就你女儿那成绩,再差能差到哪里去,再说了,我刚辞和我同学打电话了,他现在在海阳县一中打教导主任,丁长生没有吹牛,当初还有好几个老师到丁长生家里慰问过,劝他回去上学,但是这孩子当时就像是傻了一样,死活不去,慢慢也就没人管他了”。

    “我不是担心的这个,我是担心现在莹莹正是青春叛逆期,他们两个会不会发生点什么,再说了,丁长生这孩子也不大,万一两个人发生点什么,那就晚了”。

    “你刚才说什么,莹莹和二狗会发生什么?”过了一会,赵馨雅回过神来问道。

    “我是说,我怕自己变成丁长生的老泰山”。

    “不会吧,莹莹还那么小呢”。赵馨雅亚马支起了身体问道。

    “不会,什么不会,丁长生这小子和莹莹一样,还是个孩子呢,而且丁长生比莹莹只大两岁,我还真是担心啊”。

    “哎哟,你这样一说,我倒是觉得以后不能让那个丁长生到家里来了,这样万一真出了事,我上哪儿哭去”。

    “这倒不至于,我不担心丁长生,这小子分得清轻重,我是担心你那个女儿,这小妮子和你一样,热情似火,所以,你只要管好你闺女就行,而且再说了,如果莹莹真能考上市重点高中,那就等于一个脚踏进了名校的大门了,我觉得你监督的严一点,应该没有问题”。寇大鹏懒洋洋的说道。

    “这还真是一个麻烦的问题,对于莹莹的学习,我是尽了力了,一点招都没有了,万一这个丁长生真的说的那么神的话,就是冒点风险也是值得的”。赵馨雅一锤定音的说道。

22

主题

68

帖子

153

积分

注册会员

Rank: 2

积分
153
 楼主| 发表于 2018-2-7 09:10:31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二十九章  看我不扎死你

    早晨的阳光透过脏兮兮的玻璃,映照在丁长生的屁股上,感觉暖洋洋的,这个时候突然屁股一阵疼痛,吓得丁长生一下子坐了起来。

    “凤妮姐,你,您怎么进来了,快点出去,我还没有穿衣服呢”。丁长生像个小女孩似的抓起一件衣服护在自己胸前。

    “好啊,丁长生,你干的好事,说,昨晚干什么去了,我管你吃管你喝,你居然拿我当筹码赌来赌去,你是不是不想活了”。李凤妮一脸的愤怒,手里的改锥指指点点,吓得丁长生用被子包住了自己身体,他这才发现刚才的疼痛居然是这个改锥的作用。

    “凤妮姐,凤妮姐,先息怒,你听我说,我说完你要是还想扎我,那你随便、扎一百个窟窿我也没有怨言”。

    “你说,要是说的不对,小心你的屁股”。李凤妮不解气的说道,村子里的小道消息传得快得很,一大早,基本上到街上闲逛的人就传开了,昨晚上王老虎输了个精光,连媳妇都输给了临山镇派出所的丁长生,今天就要过户了,好像是输掉了车一样,还得过户。

    李建设也出去转了一圈,这是他当村支书养成的习惯,当听到这件事后,那是火冒三丈,赶到家里给李凤妮一说,李凤妮心里一苦,扯掉围裙就去找王老虎问个明白,哪知道回到家一看,王老虎就像是傻了一样,不说别的,就一句话,离婚,这使得李凤妮有了点恻隐之心,毕竟是夫妻一场,但是想到这个混蛋竟然把自己当东西输了出去,顿时气不打一处来,好在是赢的不是别人,于是拿着一个改锥直奔村委会而来。

    “凤妮姐,我就是看你受苦心里不好受,先声明,你刚才说的拿你赌来赌去是不对的,我是把你赌来了,但是可不舍得赌出去,把你赌给我的是王老虎”。

    “你还敢嘴硬,看我不扎死你”,李凤妮说干就干,一下子又围了上来,但是这一次有点背,一下子让丁长生用张开的被子掘倒在床上,只留了一张脸露在外面,而丁长生则完全的压在了李凤妮身上。

    开始的时候,谁都没有发觉这有什么不妥,可是随着李凤妮的扭来扭去,大家这才发现这是一个很不好的局面,丁长生压在李凤妮身上,光着身子的上身,尽显男子的阳刚之气,一块块的膜子肉足以吸引每一个女人。

    “放开我,再不放开我叫人了,你可是警察,有警察欺负女人的吗?李凤妮小声的威胁道”。

    “凤妮姐,我喜欢你,从第一次见到你,我就喜欢你了,可是那时候我不敢说,我只是替你着急,替你不值,你这么好的女人为什么会嫁给王老虎那个王八蛋,我嫉妒他,所以要毁了他,这样你就得救了,是他主动放弃了你,你现在去离婚没有一个人会笑话你,你是被逼无奈,你已经仁至义尽了。”

    “能不能先把我放开,我要被你压死了”虽然每句话都说到了自己的心坎里,但是女人自有女人的吟诗和羞涩,这样被一个男人压在身下是一个很尴尬的局面。

    “不行,凤妮姐,你一定要听我说完,不然的话,我以后就不会说了”。

    “你说,我听着呢”。李凤妮的温柔给了丁长生无限的鼓励,可是丁长生突然间感觉到这样不好,妈的,自己就是说一万遍也不抵一次行动更加的令人感到深刻,所以他停止了动作,就这样定定的看着李凤妮,两人的距离只有一个拳头那么远,这样的距离能发生什么呢?

     李凤妮突然感觉不好,这种感觉没有持续很久。

    就在李凤妮愣神的那一瞬间,丁长生两手抱住她的头,向她唇上吻去,李凤妮惊讶地瞪大眼睛看着丁长生,她不信这个孩子一般的家伙这么大胆,可是事实上就是这样,她实实在在的被一个男孩子吻住了香唇。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气雾栽培网——北京太圃科技有限公司 ( 京ICP备15045544号积分提现

GMT+8, 2019-8-20 18:04 , Processed in 0.600634 second(s), 26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